2013年2月28日 星期四

如何才能消除共产专制对国际民主社会的威胁

[自由之声]中国民主大同盟
   专制,尤其是共产专制对国际民主社会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这不仅由于极度的专制国家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而且在专制独裁制度下,国家和世界的命运往往被独裁者的随心所欲和个人好恶所左右。共产极权分子和独裁者一贯敌视和仇恨民主与自由,他们一旦有了力量,对民主社会突然发起进攻是一点儿也不会让人意外的。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努力证明社会主义绝对比资本主义更优越,共产主义绝对比民主主义更神圣。他们绝不会轻而易举认输,他们会顽抗到底,他们会拼尽老本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们定会不甘失败地与民主一决胜负。
   未来堪忧啊!万分堪忧!!
   不过我们也不必杞人忧天,这个世界最终毕竟是邪不压正,真理总是要战胜谬误的。为了最大限度地减轻人类的痛苦和各国的损失,我们当然不能掉以轻心。相反,我们要引起高度的重视,要尽可能早地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以防“赤祸”的进一步降临和扩展。因为我们稍不注意,麻痹大意,听之任之,这种赤祸就可能酿成弥天大祸,到那时,我们就悔之晚矣。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朝鲜现在动不动就威胁国际社会要“核爆”,还不仅是威胁,而且真的它就“爆”了,这就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给了我们一个实实在在的深刻教训。这个教训已经足够深刻了,对此,我们绝不能无动于衷,等闲视之。我们更不能听之任之,漠然置之,任其恣意妄为,无法无天。我们也绝不应该消极被动地严阵以待,而应该富于远见卓识,缜密思考,周密谋划,积极行动,有效遏止,并做好“一朝摧毁专制堡垒”的准备。
   那么,我们现在究竟该怎么办呢,我们有什么良好的对策吗?办法当然是有的,就看我们认识到不到位,就看国际民主社会认识到不到位,重视程度足够不足够,而且相应地采取对策积极不积极。我们高兴地看到,国际民主社会对共产专制是高度戒备的,应对措施也是多管齐下,多少让专制独裁者有些心惊胆战,脊背发凉,浑身冒汗。但同时我们也十分忧虑地看到,专制独裁集团绝不甘示弱,正摆开一副强硬的架势,用他们榨取的广大民众的血汗凝铸的暴力,猖狂地向民主社会示威、耍狠。所以,我们应该采取更加行之有效的措施来应对专制独裁集团的“反攻倒算”。

   什么是更加行之有效的措施呢?中国有句俗话: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因此,国际民主社会对付共产专制的最有效办法是为专制政权培植反共反专制的国内反对势力。象朝鲜共产党(劳动党)这样的严重封闭的小流氓政权,国际社会要“闭死它”或“捏死它”都是可能的,而且是比较容易的。所以,对其采取围堵和制裁的措施应该是可以的。当然,如果要痛快,那就先让它与“大哥”反目,然后一爪“捏死它”。但要对付中共这样的彪悍流氓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因为中共经过痛定思痛后,早已懂得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道理,而且已为之奋斗了30多年,为自己积累了相当的资本和能量,已大有有恃无恐的“气派”了,常常表现得气势汹汹,不可一世。所以,对付超级流氓政权,就得有超级的耐心和超级的谋略。
   如果国际民主社会利用中共当局的“改革开放”,利用大量中国人涌入民主国家的现成条件,大力培植反共反专制的革命势力,把他们有效地组织起来,有计划有目标地把他们送回国去,并资助他们去专门从事反共反专制的活动和事业,那对于尽早消灭共产专制的伟大民主事业来说一定是事半功倍的。这样做,最起码能尽早消除共产专制对国际民主社会的威胁。比起单独用“民主联盟”对“共产专制”的围追堵截要强得多。
   六十多年来,由于中共政权掌握着绝对权力,早已腐败透顶,病入膏肓。民众早已怨声载道,反声四起。那些手握重权的贪官污吏早已为自己铺好后路,随时准备逃离,所以他们是不可能为共产专制陪葬的。可以想见,当专制大厦即将倾覆时,还没到最后一刻,他们早就逃之夭夭了。而且共军腐败远甚于地方,养的又是“独生子女兵”,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所以,中共专制政权可以说是外强中干,不堪一击。如果给它来个“内拱外压”,不需要“樯橹灰灰湮灭”,它就会“一朝崩盘”。如此,就彻底消除了共产专制对国际民主社会的威胁。
(2013/02/28 发表)

1 則留言: